首页 慧韬缘起 慧韬活动 慧韬快讯 慧韬讲坛 慧韬经史 慧韬读库 慧韬艺文 联系慧韬 在线留言
慧韬书院

『 古今山水第一图(三) 』


2014年3月5日  字号:  浏览数:28
        六朝时期,社会需要的主要是宗教画,那时画佛像,画寺院壁画,画人物装饰画,蔚然成风。无论官方,还是民间,画家们都把满腔热情投入到伟大的宗教事业当中去了。
  之所以画佛像,一个原因是当时战乱频发,纷争不断,人们心里需要信仰,需要外在的力量。
  到了隋朝,一统天下,情况有了一些改变。
  
  天下一统,手头有了一些钱,权威也空前高涨起来,搞点房产开发,是可以理解的。乱世人求佛,盛世人成佛,到现在还是一条基本规律。
  隋朝的房产开发,比较上规模、上档次。例如都城长安内城的外面,就相继建了四个外城,北面是宫城,南面是皇城,东北是大明宫,东南是芙蓉苑。
  除了都城,其他地区也是如此,气派总是要向外扩张,才能得以充分体现。
  造这些宫城,大都依山伴水,周围风景秀丽。
  既然依山伴水搞建设,就需要大量的设计图。而且不是一般的设计图,是包含周围山水的设计图。
  这就直接激发了山水画的兴起。
  
  因此,隋唐时期很多的山水画家,另一个身份是建筑设计师,或者说,他们本身是建筑设计师,后来,我们叫他们山水画家。
  例如《历代名画记》中提到的20多个画家,基本评价,都是兼善“台阁”、“层楼”、“楼台”、“宫阙”、“台苑”,像阎立本的评价更是“精意宫观”。
  展子虔也是,尤善“台阁”,而且和当时画家比起来,他的画只能算是“中品下”。
  “中品下”的意思是,在其上面,有“中品中”、“中品上”、“上品下”、“上品中”、“上品上”。
  看来,展子虔不是最擅长宫观设计的,也可以想见,如果能有其他人的《夏游图》、《秋游图》流传下来,应当更加精彩。
  可惜,历史不能改写。
  
  “精意宫观”也好,尤善“台阁”也罢,都必须对宫殿建筑设计很在行。由于设计时不可避免要对建筑所处的环境、山水、树石等进行描摹、勾画,久而久之,山水画也搞得像模像样起来。
  而且,这批画家是比较懂得审美的一批艺术家,素质和天资都比较高。
  素质一高,表现就不同凡响。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设计图开始“远近山水,咫尺千里”(展子虔)、“渐变所附”(阎立本)。
  所谓“渐变所附”,就是说,慢慢的,从阎立本等人开始,建筑设计中的山水渐渐从原来的宫观效果图中独立出来,开始变成单纯的山水画。
  
  历史从来是一笔糊涂账,什么时候山水画独立,只能说有一个大致年代,具体到一幅画,就很难下结论了。
  所以,既可以把《游春图》看作是建筑设计,也可以看作是山水画。
  因为,在这样精妙的设计图中,已经传递出大量山水画“春天到来的气息”。
  例如,在山峰排列上,不再是“钿饰犀栉”。所谓“钿饰犀栉”,是说原来画山水时,往往把山峰画成梳子那样,一个齿接一个齿,排得整整齐齐,现在有大有小,有远有近,有高有低,有起有伏;
  山和人的比例上,不再是“人大于山”。原来画山水,人和马要比山高出几倍,一辆车能装下十来座山头,现在你看,《游春图》中的人和山、树的比例,十分匀称;
  树的画法上,不再是“伸臂布指”。原来画山水,树干像手臂,树枝像指头,每一棵树就像张开五指的手,木板呆滞,现在灵活生动多了;
  水的画法上,不再是“水不容泛”。原来画山水,由于水的长度还不及船的长度,把船放在水里,哪里泛得起来?现在浩淼一片,气势氤氲,美得很;
  这里说的“原来”,是有一些原型的,例如现存敦煌壁画中的早期山水,就可以佐证。
  总之,我们可以说,《游春图》的出现,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山水画之旅。
  
  现在,似乎有必要重新回头细细品味品味这幅画。
   
  奇怪,刚才看上去,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现在了解了历史的经过,了解了时代发展的背景,了解了画家们的身世地位后,我们获得了一种全新的审美体验。
  
  全图,用鸟瞰方式遥摄全景。因为鸟瞰,所以有咫尺千里之感,很壮阔,很博大。
  画面辽阔、平远的山川景色秀丽,春光明媚。右上部分,大片山石树林,一条湖堤小径蜿蜒曲折伸入山间幽谷,山下是“桃溪李径花争妍”,山上是“层青峻碧草树芳”,充满碧翠葱茏的浓浓春意。
  中间,河面水势浩瀚,一舟载男女游人,荡漾其间,舟中三人正纵目四野,陶醉于明丽的湖光山色中,流连忘返。隔水相应的左下角,山林屋宇俨然,在湖畔草地上,有两人伫立观湖中春漪轻浪,闲情逸致,悠然自得。
  整个画面,山形巍巍,波光粼粼,祥云涌动,万木复苏,屋宇参差,宅院错落,桃李纷披,坡脚开合,苔点随机,鞍马自由,新绿依依,游人点点,交相映发,生机盎然……
  远景、中景、近景一同向中间靠拢,各种景物似乎有一股气在引导着,向画面中心聚集。
  而中心,是一艘小舟,舟头微沉,舟尾微翘,正在划开湖面,向前行驶,动感十足。
  构图、布景、着色、意境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、古朴、稚拙、雅趣。
  山水画史上一个新的时代诞生了。
  开创这个时代的,是一个叫“展子虔”的人。
  
  人间犹有展生笔,
  佛事苍茫烟景寒。
  常恐花飞蝴蝶散,
  明窗一日百回看。
  
  这是一个后来人,读展子虔的画留下的诗句。
  是啊,很庆幸,人间至今还能看到展子虔的作品,为了不至于在吃饭睡觉的时候,画面上的蝴蝶飞了,鲜花谢了,情愿一天一百次的向挂在窗边的画幅不断回头。
  写这首诗的,是宋代一个叫黄庭坚的人。
  吸引人这样做的,实在是好画啊!
  
  画出一幅好画,当然很难。但是,相比创作,好画的收藏、流转更要惊心动魄得多。
  很多好画,随着时间的流逝,都已经灰飞烟灭。能够流传下来的,都有百折千曲的变迁史,《游春图》也不例外。
  1500年来,这幅宋徽宗赵佶亲笔题写的《游春图》经历了复杂多变的收藏历程:
  南宋的权臣贾似道,收藏过她。
  元朝仁宗鲁国大长公主祥哥刺吉,收藏过她。
  明朝的著名奸相严嵩,严嵩的儿子严世藩,收藏过她。
  清代著名鉴藏家梁清标、安岐,收藏过她。
  当然,还少不了一个人,对中国古代书画有着近乎魔鬼般嗜好的乾隆皇帝,也收藏过她。
  不仅收藏,乾隆还是一个十分注意知识产权的人,习惯在每一幅他欣赏的画作上,亲笔题写一点什么,以证明他的专有权,《游春图》上也不例外。
  
  时间到了近现代,事物更加复杂起来。一直深藏深宫大内的《游春图》,连同其他历代法书名画,从长春伪皇宫散佚流出,一时引起国民党接收大员、文物鉴藏家、古玩投机者、文物商店以及香港、日本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古董商的高度关注。
  当《游春图》出现在北京琉璃厂玉池山房的时候,标价达到800两赤足黄金。
  1940年代的800两,数额大得惊人,一时无人问津。张大千同志,出于万分的爱好,兴冲冲直奔北平,想仗着和琉璃厂多年的深厚交谊,侃点价以收藏之,不想碰了一鼻子灰,后来辗转巴西,病逝台湾,至死成为一块心病。
  最终这幅画流传到一个叫张伯驹的人手上,成交价220两(关于《游春图》最终价,有说200两,有说240两,根据买主本人撰写的回忆录,应当为220两)。
   
   张伯驹,与张作霖儿子张学良、袁世凯儿子袁寒云、溥仪堂兄溥侗并称“民国四公子”,出身豪门,供职金融界,大词人,称袁世凯为姑父,主要工作之一是收藏。列出张伯驹同志收藏的清单,足以让人咋舌。例如,号称传世法书中“墨皇”的西晋陆机的《平复帖》,唐杜牧的《张好好诗》,宋徽宗的《雪江归棹图》,黄庭坚的《草书诸上座帖》……
  解放前,张伯驹每日吟赏烟霞,题诗作画,梨园和唱,日子过得悠哉游哉。
  解放后张的命运,因大时代缘故,每况愈下。起初,经陈老总介绍,在吉林博物馆做点鉴藏工作,“文革”一来,戴着反革命的帽子,弄到乡下改造,生活一度凄惨不堪。
  想再去求人安排到中央文史馆做点事情,结果,事情没有办成,听到的却是陈老总被整死的消息。
  悲愤中,撰写对联一副:
  
  仗剑从云,作干城,忠心不易。军声在淮海,遗爱在江南,万庶尽衔哀,四望大好河山,永离赤县;
  挥戈挽日,接尊俎,豪气犹存。无愧于平生,有功于天下,九原应含笑,伫看重新世界,遍树红旗。
  
  完了,这辈子求人不如求己了,连陈老总自己命都难保,还能指望谁呢?
  不料,陈毅追悼会,敬爱的毛爷爷突然提出要参加,而且看到了这幅挽联。
  关键时候,知识、学问还有用的,毛爷爷在挽联前伫立多时,问作者何许人也,当听到人家要找个工作混碗饭吃的时候,伟人不亏是伟人,连连爽快地说:快办!快办!
  
  而当时,为了阻止这幅画流落到国外,张不惜变卖了北京的一所豪宅购藏之,那所豪宅占地13亩,三层院落,里面亭台楼阁,雕梁画栋,曾是当年清宫太监李莲英的别墅。
  再后来,张把《游春图》连同其他多件毕生珍藏都献给了故宫博物院。
  抗战胜利,国共战争爆发,1949年,国民党撤离大陆时,把故宫书画装了几十箱,运往了台湾,藏于现在的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  好的山水画,几乎都在台湾。
  例如,本书将一一介绍的唐李思训的《江帆楼阁图》;
  五代荆浩的《匡庐图》;
  五代巨然的《秋山问道图》;
  北宋范宽的《溪山行旅图》;
  北宋郭熙的《早春图》;
  宋李唐的《万壑松风图》;
  ……
  因此,当代中国博物院排名,第一是台北故宫博物院,第二是北京故宫博物院,南京博物院,仗着南京曾经的国都地位,排列第三。
  万幸的是,张伯驹捐献的时候,时间是1950年代,因而,这幅中国山水第一图幸运地留在了大陆。
  至今,有关她的故事,还时时让人为之感慨,为之唏嘘,为之魂牵梦绕…… 
两无居品画录——中国古代山水画二十讲:古今山水第一图(之三)
  
  六朝时期,社会需要的主要是宗教画,那时画佛像,画寺院壁画,画人物装饰画,蔚然成风。无论官方,还是民间,画家们都把满腔热情投入到伟大的宗教事业当中去了。
  之所以画佛像,一个原因是当时战乱频发,纷争不断,人们心里需要信仰,需要外在的力量。
  到了隋朝,一统天下,情况有了一些改变。
  
  天下一统,手头有了一些钱,权威也空前高涨起来,搞点房产开发,是可以理解的。乱世人求佛,盛世人成佛,到现在还是一条基本规律。
  隋朝的房产开发,比较上规模、上档次。例如都城长安内城的外面,就相继建了四个外城,北面是宫城,南面是皇城,东北是大明宫,东南是芙蓉苑。
  除了都城,其他地区也是如此,气派总是要向外扩张,才能得以充分体现。
  造这些宫城,大都依山伴水,周围风景秀丽。
  既然依山伴水搞建设,就需要大量的设计图。而且不是一般的设计图,是包含周围山水的设计图。
  这就直接激发了山水画的兴起。
  
  因此,隋唐时期很多的山水画家,另一个身份是建筑设计师,或者说,他们本身是建筑设计师,后来,我们叫他们山水画家。
  例如《历代名画记》中提到的20多个画家,基本评价,都是兼善“台阁”、“层楼”、“楼台”、“宫阙”、“台苑”,像阎立本的评价更是“精意宫观”。
  展子虔也是,尤善“台阁”,而且和当时画家比起来,他的画只能算是“中品下”。
  “中品下”的意思是,在其上面,有“中品中”、“中品上”、“上品下”、“上品中”、“上品上”。
  看来,展子虔不是最擅长宫观设计的,也可以想见,如果能有其他人的《夏游图》、《秋游图》流传下来,应当更加精彩。
  可惜,历史不能改写。
  
  “精意宫观”也好,尤善“台阁”也罢,都必须对宫殿建筑设计很在行。由于设计时不可避免要对建筑所处的环境、山水、树石等进行描摹、勾画,久而久之,山水画也搞得像模像样起来。
  而且,这批画家是比较懂得审美的一批艺术家,素质和天资都比较高。
  素质一高,表现就不同凡响。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设计图开始“远近山水,咫尺千里”(展子虔)、“渐变所附”(阎立本)。
  所谓“渐变所附”,就是说,慢慢的,从阎立本等人开始,建筑设计中的山水渐渐从原来的宫观效果图中独立出来,开始变成单纯的山水画。
  
  历史从来是一笔糊涂账,什么时候山水画独立,只能说有一个大致年代,具体到一幅画,就很难下结论了。
  所以,既可以把《游春图》看作是建筑设计,也可以看作是山水画。
  因为,在这样精妙的设计图中,已经传递出大量山水画“春天到来的气息”。
  例如,在山峰排列上,不再是“钿饰犀栉”。所谓“钿饰犀栉”,是说原来画山水时,往往把山峰画成梳子那样,一个齿接一个齿,排得整整齐齐,现在有大有小,有远有近,有高有低,有起有伏;
  山和人的比例上,不再是“人大于山”。原来画山水,人和马要比山高出几倍,一辆车能装下十来座山头,现在你看,《游春图》中的人和山、树的比例,十分匀称;
  树的画法上,不再是“伸臂布指”。原来画山水,树干像手臂,树枝像指头,每一棵树就像张开五指的手,木板呆滞,现在灵活生动多了;
  水的画法上,不再是“水不容泛”。原来画山水,由于水的长度还不及船的长度,把船放在水里,哪里泛得起来?现在浩淼一片,气势氤氲,美得很;
  这里说的“原来”,是有一些原型的,例如现存敦煌壁画中的早期山水,就可以佐证。
  总之,我们可以说,《游春图》的出现,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山水画之旅。
  
  现在,似乎有必要重新回头细细品味品味这幅画。
   
  奇怪,刚才看上去,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现在了解了历史的经过,了解了时代发展的背景,了解了画家们的身世地位后,我们获得了一种全新的审美体验。
  
  全图,用鸟瞰方式遥摄全景。因为鸟瞰,所以有咫尺千里之感,很壮阔,很博大。
  画面辽阔、平远的山川景色秀丽,春光明媚。右上部分,大片山石树林,一条湖堤小径蜿蜒曲折伸入山间幽谷,山下是“桃溪李径花争妍”,山上是“层青峻碧草树芳”,充满碧翠葱茏的浓浓春意。
  中间,河面水势浩瀚,一舟载男女游人,荡漾其间,舟中三人正纵目四野,陶醉于明丽的湖光山色中,流连忘返。隔水相应的左下角,山林屋宇俨然,在湖畔草地上,有两人伫立观湖中春漪轻浪,闲情逸致,悠然自得。
  整个画面,山形巍巍,波光粼粼,祥云涌动,万木复苏,屋宇参差,宅院错落,桃李纷披,坡脚开合,苔点随机,鞍马自由,新绿依依,游人点点,交相映发,生机盎然……
  远景、中景、近景一同向中间靠拢,各种景物似乎有一股气在引导着,向画面中心聚集。
  而中心,是一艘小舟,舟头微沉,舟尾微翘,正在划开湖面,向前行驶,动感十足。
  构图、布景、着色、意境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、古朴、稚拙、雅趣。
  山水画史上一个新的时代诞生了。
  开创这个时代的,是一个叫“展子虔”的人。
  
  人间犹有展生笔,
  佛事苍茫烟景寒。
  常恐花飞蝴蝶散,
  明窗一日百回看。
  
  这是一个后来人,读展子虔的画留下的诗句。
  是啊,很庆幸,人间至今还能看到展子虔的作品,为了不至于在吃饭睡觉的时候,画面上的蝴蝶飞了,鲜花谢了,情愿一天一百次的向挂在窗边的画幅不断回头。
  写这首诗的,是宋代一个叫黄庭坚的人。
  吸引人这样做的,实在是好画啊!
  
  画出一幅好画,当然很难。但是,相比创作,好画的收藏、流转更要惊心动魄得多。
  很多好画,随着时间的流逝,都已经灰飞烟灭。能够流传下来的,都有百折千曲的变迁史,《游春图》也不例外。
  1500年来,这幅宋徽宗赵佶亲笔题写的《游春图》经历了复杂多变的收藏历程:
  南宋的权臣贾似道,收藏过她。
  元朝仁宗鲁国大长公主祥哥刺吉,收藏过她。
  明朝的著名奸相严嵩,严嵩的儿子严世藩,收藏过她。
  清代著名鉴藏家梁清标、安岐,收藏过她。
  当然,还少不了一个人,对中国古代书画有着近乎魔鬼般嗜好的乾隆皇帝,也收藏过她。
  不仅收藏,乾隆还是一个十分注意知识产权的人,习惯在每一幅他欣赏的画作上,亲笔题写一点什么,以证明他的专有权,《游春图》上也不例外。
  
  时间到了近现代,事物更加复杂起来。一直深藏深宫大内的《游春图》,连同其他历代法书名画,从长春伪皇宫散佚流出,一时引起国民党接收大员、文物鉴藏家、古玩投机者、文物商店以及香港、日本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古董商的高度关注。
  当《游春图》出现在北京琉璃厂玉池山房的时候,标价达到800两赤足黄金。
  1940年代的800两,数额大得惊人,一时无人问津。张大千同志,出于万分的爱好,兴冲冲直奔北平,想仗着和琉璃厂多年的深厚交谊,侃点价以收藏之,不想碰了一鼻子灰,后来辗转巴西,病逝台湾,至死成为一块心病。
  最终这幅画流传到一个叫张伯驹的人手上,成交价220两(关于《游春图》最终价,有说200两,有说240两,根据买主本人撰写的回忆录,应当为220两)。
   
   张伯驹,与张作霖儿子张学良、袁世凯儿子袁寒云、溥仪堂兄溥侗并称“民国四公子”,出身豪门,供职金融界,大词人,称袁世凯为姑父,主要工作之一是收藏。列出张伯驹同志收藏的清单,足以让人咋舌。例如,号称传世法书中“墨皇”的西晋陆机的《平复帖》,唐杜牧的《张好好诗》,宋徽宗的《雪江归棹图》,黄庭坚的《草书诸上座帖》……
  解放前,张伯驹每日吟赏烟霞,题诗作画,梨园和唱,日子过得悠哉游哉。
  解放后张的命运,因大时代缘故,每况愈下。起初,经陈老总介绍,在吉林博物馆做点鉴藏工作,“文革”一来,戴着反革命的帽子,弄到乡下改造,生活一度凄惨不堪。
  想再去求人安排到中央文史馆做点事情,结果,事情没有办成,听到的却是陈老总被整死的消息。
  悲愤中,撰写对联一副:
  
  仗剑从云,作干城,忠心不易。军声在淮海,遗爱在江南,万庶尽衔哀,四望大好河山,永离赤县;
  挥戈挽日,接尊俎,豪气犹存。无愧于平生,有功于天下,九原应含笑,伫看重新世界,遍树红旗。
  
  完了,这辈子求人不如求己了,连陈老总自己命都难保,还能指望谁呢?
  不料,陈毅追悼会,敬爱的毛爷爷突然提出要参加,而且看到了这幅挽联。
  关键时候,知识、学问还有用的,毛爷爷在挽联前伫立多时,问作者何许人也,当听到人家要找个工作混碗饭吃的时候,伟人不亏是伟人,连连爽快地说:快办!快办!
  
  而当时,为了阻止这幅画流落到国外,张不惜变卖了北京的一所豪宅购藏之,那所豪宅占地13亩,三层院落,里面亭台楼阁,雕梁画栋,曾是当年清宫太监李莲英的别墅。
  再后来,张把《游春图》连同其他多件毕生珍藏都献给了故宫博物院。
  抗战胜利,国共战争爆发,1949年,国民党撤离大陆时,把故宫书画装了几十箱,运往了台湾,藏于现在的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  好的山水画,几乎都在台湾。
  例如,本书将一一介绍的唐李思训的《江帆楼阁图》;
  五代荆浩的《匡庐图》;
  五代巨然的《秋山问道图》;
  北宋范宽的《溪山行旅图》;
  北宋郭熙的《早春图》;
  宋李唐的《万壑松风图》;
  ……
  因此,当代中国博物院排名,第一是台北故宫博物院,第二是北京故宫博物院,南京博物院,仗着南京曾经的国都地位,排列第三。
  万幸的是,张伯驹捐献的时候,时间是1950年代,因而,这幅中国山水第一图幸运地留在了大陆。
  至今,有关她的故事,还时时让人为之感慨,为之唏嘘,为之魂牵梦绕…… 

【 返回上一层 】

留言加载中...
在线留言 Copyright © 2013 HUITAO ACADEMY.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3062449号  书院地阯:东莞市南城区东莞艺展中心C1座